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凭一己之力,你真的买得起房吗?

2020年09月16日 10:06

从高考开始,就有大批学生心心念念想到这些大城市上学,导致这些城市的高校录取分数线年年上涨,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考取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全家人都为之感到高兴。

但是四年之后,这些学生会发现一个辛酸的现实:这座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根本留不下你,因为你努力的脚步追不上高涨的房价,这一次靠自己努力不一定会有好结果。

究竟是为什么呢?在北上广深,无论是寻梦的打工者还是毕业之后继续追梦的大学生,想要凭一己之力在城市买房,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被大多数人作为首选的租房,也渐渐成为了高攀不起的琼楼玉宇。

据媒体报道,北上广深平均每年租金会涨价约10%,月租涨幅在200-300元之间,区域地段不同可能略有不同。其背后的原因,早已不仅仅是房源紧张这个单纯的问题了,大量资本的入住,成为房屋租赁市场的幕后推手。

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之间对接越来越少,大量中介平台的介入,导致大量空置房源流入中介市场,但是对于各大中介平台手中到底有多少房源,以及每个房源的具体信息,这些数据无法进行验证也没有统一的管理和核实。

租房市场的饱和状态,一方面是由于一系列国家房价调控政策的出台,对于恶意炒房、哄抬房价的行为进行了打击,对于购买二套房、三套房的购买要求有严格的控制,房价的涨势有所平稳,购房市场呈现回春的态势。另一方面是每年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从经济欠发达地区涌入经济发达地区,导致租房市场一房难求。

中介平台对于托管的房源统一上涨价格,占领租房市场大部分的价格话语权。让租客们对此颇感无奈。

在众多信息繁多、良莠不齐的中介平台中,如何找到一个真正为租客服务、站在租客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中介是很多租客的梦想,也是支撑他们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基础。

租客网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应运而生,急租客所急,想租客所想。为广大租客提供海量房源,并且价格公道。

对于租房市场上,中介比房东收得都多的现象嗤之以鼻,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坚持品牌才是硬道理,清醒的认识到这种破坏市场规律、炒作哄抬房价的行为是急功近利的资本企业鼠目寸光的表现。


相关推荐

租客网:共享经济时代,还不赶紧行动起来

当很多企业还在传统思维中苦苦挣扎的时候,另一部分企业已经开始在分享经济学+乘数理论+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的思维中奔跑!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模式,就是领先奔跑的代表者。什么是租客网“全民合伙人”?租客网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全民合伙人”是租客网创新推出的全民赚钱新模式,通过房源分享的方式,促进房屋租赁交易,获得相应的佣金。全民合伙人是怎么赚钱的?1.全民合伙人是一种全新的共享经济模式。成为全民合伙人后,可以免费在平台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店铺,同时可以挑选平台中合适的房源或服务放入自己的店铺,方便独立运营。2.全民合伙人可以通过租客网发送的商机推送,获得所在位置方圆3—5公里之内的租客求租信息以及房源发布信息,合伙人将收到的房源信息或求助信息进行分享,达成交易后,即可获得高额佣金。3.全民合伙人可以组建自己的团队(不超过三级),团队下线通过房源分享模式交易成功后,合伙人即能获得高额的佣金。4.当团队下线通过租客惠优惠买单后,全民合伙人即可享受相应的佣金返利。全民合伙人与普通租客网会员的区别1.全民合伙人可以享受到所在位置3—5公里内的求租或出租信息商机推送,而普通租客网会员享受不到。2.全民合伙人推广房源并交易成功后,可以获得相应的高额佣金,租客网会员可以获得基础的推广返利。3.全民合伙人可以享受到团队每一级下线房源出租所带来的佣金,而租客网普通会员无法享受如何成为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所有平台会员都可以申请成为全民合伙人,用户可以直接百度搜索“租客网”登录平台版,也可以直接下载“租客网”APP,点击注册并填写相关信息并通过审核即可成为租客网会员。成为租客网会员之后,点击平台“合伙人版块”,找到“立即成为合伙人按钮”,即可进入合伙人认证界面。合伙人分为“普通合伙人”、“实体店合伙人”、“托管公司合伙人”三种类型。成为全民合伙人需要什么资质条件?1、中国境内符合法律的有正规资质的中介或托管公司;2、包括独立经纪人和在各中介、托管公司任职的员工;3、有志于从事互联网行业,且年满18周岁希望独立创业的人。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模式,租客网全民合伙人为更多人提供了创业、赚钱的机会。快来加入租客网全民合伙人,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吧!

2020年08月19日 11:22

互联网赋能房产经纪,助力事业发展

“工作又苦又累,生活朝不保夕,谁都能做、不被大众认可……”曾经,这是人们对房产中介就业群体的普遍认知。如今,高学历、有职业归属感、“越老越吃香”、富有人情味等新定位,已经成为这类群体的新标签。随着行业的变迁,房产中介已非昨日那般。渴望职业认同感作为服务大众的社会工作者,人们都渴望被认同和尊敬,房产中介行业同样如此。据行业报告内容显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房产经纪人渴望得到职业尊重。该报告称:受行业固化印象,经纪人不希望外界对其冠以“中介”的称谓,反而更希望称呼为“房产经纪人”或“置业顾问”。对于“被叫成中介时,你的感受是?”的问题调查,有46.17%的人表示“感觉不舒服”。他们更希望客户称他们为“房产经纪人”或者“置业顾问”。实际上,职业认同感的提升,与之相伴随的是房产中介行业的日趋规范,以及该行业对进入者准入门槛的提升。报告显示,经纪人已经逐渐摆脱低学历标签,拥有高等学历的经纪人比例高达81%。其中,本科学历比例24%,大专学历57%。据了解,租赁行业一直在不断提升经纪人群体的统招本科率,全面增强经纪人的综合素质与基础能力。报告称,未来学历准入门槛会进一步提升。互联网赋能房产经纪“付出努力才有回报”,任何行业皆同一理。实际上,房产经纪不是外界想象的挣快钱的行业。随着从业年限的增加,不断增强的专业能力以及不断深入的社区连接度,这些才会帮助房产经纪人促成交易,获得更高的收入。根据行业调研反馈,有61%的人愿意将房产经纪人视为可长期从事的职业。于是,这一行业“越老越吃香”也将成为可能。而且,伴随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经纪人将获得更多销售技能和带客渠道。以互联网为载体,已成为众多企业创新发展的必选路径。于是,便催生出了房产经纪人“线上+线下”的作业模式,拓展了经纪人的沟通和销售渠道。报告调查显示,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已经率先用“分享合作”的方式广泛拓宽经纪人从业范围,开设“全民合伙人”服务项目,将“分享房源”与“搭配组合”相结合,使全民合伙人和客户进行有效沟通,成为最了解客户需求的人。同时,租客网的线上实时看房功能也受到热捧,为全民合伙人开展业务交流打造良好基础,线上+线下的作业模式已成全民合伙人的常态。而且,全民合伙人再也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合作共赢已成共识。在租客网,每位全民合伙人都可组建自己的团队,每单成交背后都有队友的助攻,并且每个团队没有队员人数限制,他们在租客网都可拥有属于自己的独家店铺,挑选心仪的房源,这也反向也促进了内部合作意愿,使合伙人之间形成利益共同体。帮助他人服务大家有一点很多人可能不会想到,这些全民合伙人在租赁房子的同时,还做了很多好人好事。“既赚人情又赚钱”就是对他们最贴切的形容,全民合伙人通过对周围房源的信息了解与整合,将合适的房源信息优先匹配推送给身边有租房需求的人,这些客户可能是合伙人的朋友、同事或家人,合伙人对他们既了解又熟悉,不仅能及时推送让他们满意的房源,节省大量找房看房的时间,同时也是对房东的保障,把房子租给放心的人。

2020年05月26日 11:12

B站的烦恼:如何平衡“破圈”与“破壁”?

本篇文章4079字,读完约11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ID:hkcj2016),作者红刊社,36氪经授权发布。记者|张哲编辑|李壮5月4日前夜,一条献礼青年节的《后浪》视频登上了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头条”,作为这条视频出品方的哔哩哔哩(BILI.O)次日即收涨5.53%,在此后连续5个交易日内,哔哩哔哩累计上涨15.35%。一时间,《后浪》的成功被视为B站“出圈”的象征,二级市场似乎也为这个逻辑买账。B站正加速破圈,也在加速商业化。在这个过程中B站经历了老用户与资本方的利益纠纷,也经历了圈层价值冲突与暴戾弹幕的袭击。聚集着年轻一代的B站承载了“中国的未来”,而B站的未来在哪里,则取决于其如何把握“破圈”与“破壁”的平衡。《后浪》刷屏,但成功营销≠成功“出圈”从《后浪》视频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刷屏,到自媒体纷纷为视频里的独白“纠偏”,再到《前浪》、《非浪》、《别浪》等反讽式仿版视频的流传,《后浪》作为一场品牌营销无疑是成功的,其效果甚至远超哔哩哔哩自己的预期。有业内评论称,这次营销让B站成功出圈,收获了一批70、80后新用户。但实际上,《后浪》的成功只是让B站的年轻化标签实现了一次大范围的传播,还远未达到出圈效果。虽然近年来B站一直在多元化的道路上试探,其内容主题从早期的动漫、鬼畜、番剧逐渐拓宽到美妆、知识、吃播、搞笑视频,又新增了直播和电竞业务,但目前B站的业务仍以服务Z世代(1995年至2009年间出生的年轻人)为主,70及80后并非B站的目标用户群。对此,上善若水资产董事长侯安扬向《红周刊》记者分析称,“《后浪》这则广告背后能够看出B站的野心,即把哔哩哔哩做成一款大众化的产品,每个人都能在这个平台上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视频内容。只不过这次的推广更多只是让一些此前不知晓B站的人了解到了这个平台,他们可能也会下载,但是用户留存率不会很高,毕竟以B站目前的运营风格来看,高龄用户很难找到与自身兴趣相匹配的内容。B站通过《后浪》做到了‘名声’的出圈,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继续深耕多元化,以保证各种风格的用户留存。但同时还不能丧失其独特风格,这对B站来说并非易事。”不过在兰慕资产风险控制官周密看来,如果把B站变成一个泯然众人的大直播平台是非常危险的,因为PUGC、UP主们和Z世代是B站运营以来的核心特色,也是其未来发展几十年的核心根基。周密告诉《红周刊》记者,B站维系用户黏性的纽带有三条,克制商业化、维护社区文化和多元内容。若急于商业化、打破社区文化的稳定,对其维系用户黏性是极为不利的。“互联网公司商业化的常规模式是广告、会员收入和抽佣,前两者会影响用户体验,第三者会影响内容生产者体验。哔哩哔哩长期以来都没有大规模商业化,依靠游戏代理收入坚持了多年。虽然亏损严重,但长期以往给用户留下了美誉。近两年,公司逐步放开商业化,但依然很克制,广告还是很少,没有会员也能观看绝大多数内容,这与其他视频平台存在天壤之别。B站在UP主的充电、硬币、直播分成也是业内最少的,甚至自己还会出一部分补贴作为激励计划,虽然不能给UP主们提供很可观的收入,但不至于招致他们不满,UP主在B站更看重的是优质流量。”周密介绍道。不失情怀的货币化?B站“站队”老用户既然要商业化,就难免遭遇资本方与用户之间的“利益纠纷”。不过对于以Z世代核心用户及UP主为核心根基的B站而言,维护用户可能比“恰饭”更重要。《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在哔哩哔哩4月初与聚划算合作推出的心动挑战混剪大赛中,由于存在榜单评选赛制不透明的问题引发了B站老用户的不满。一位B站老用户向记者表示,由于B站在这次大赛前期存在明显刷票现象,其提榜的视频内容质量明显欠佳,而且B站有很多同人圈老用户与该视频主角的艺人团队发生过较激烈的冲突,这直接导致很多老用户强烈抗议赛制不透明后扬言弃站。“B站要与资本方合作,要实现商业化破圈很正常,但这种混剪大赛本来是激励up主和老用户的圈层文化,如今却由于引进了资本的力量让比赛变了味,这很难不让人质疑B站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初心?”在这场“利益纠纷”中,B站很快选择“站队”老用户——其在哔哩哔哩APP中公开承认“当前活动赛制设计确实存在缺陷,导致活动出现投票播放倒挂,活动优质稿件难以展示等问题,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也违背了我们举办活动的初衷”,并更改赛制、下架了相关视频。而B站在4月28日公布的比赛结果中,也确实没有与涉事艺人相关的主题视频入选。在B站的致歉声明下,一条高赞评论道出了B站用户的心声:“小破站(B站别称)要(营造)最好的ACG氛围、最好的up创作;拒绝饭圈化;恰饭可以,烂钱不行。”对此,侯安扬指出,当这种利益纠纷已经发生的时候,哔哩哔哩只能选择老用户。“B站特殊的社区生态本来就是围绕老用户群体建立的,任何平台都不得不在多元化和商业化的过程中面临用户流失的难题,对B站这种用户圈层十分独特的平台而言,控制用户流失更是高难度动作。所以当‘取舍’摆到台面上来的时候,B站只有稳住老用户才能稳住自己的核心根基。"安澜资本高管陈达则向《红周刊》记者表示,资本与用户之间的纷争在互联网时代很常见,而平台需要做的是为用户提供一个可以公平“开撕”的规则框架。“UGC或者PUGC平台都存在利益纠纷的问题,像在斗鱼等平台也存在大V撕大V、大V撕平台的现象,这是商业化必然面对的。所以创建一个良性的竞争机制和嘉奖机制至关重要,一个包容、开放、透明的平台,一个允许在规则框架范围内‘开撕’的平台,老用户最后是不会离开的。”尽管B站在此次“弃站危机”中稳住了老用户,但如何在未来的商业化道路上做到“不失情怀的货币化”,仍是待解的难题。“B站特有的UP主与内容消费用户的良性互动社区生态很好地做到了维系用户黏性,但光有黏性还不够,还要创造出‘主动积极的黏性(proactivestickiness)’。以爱奇艺为例,爱奇艺很多独家内容的黏性往往是被动式的,平台永远要烧钱请大牌、做爆款,而用户需要做的只是被动刷剧。当平台的爆款不够或者隔壁平台爆款更多的时候,平台就失去了用户黏性。而B站需要的是‘主动积极的黏性’,也就是通过反馈机制和激励机制的双重建立(诸如Youtube那样的广告收益分发机制),来满足up主分享、表演、出名、赚钱的基本诉求。显然目前B站对于这种激励机制做得还不够。”陈达补充道。破圈与“破壁”的平衡在过去,常年亏损的B站一直“靠爱发电”维持运营以服务核心用户;而未来,B站走向商业化与多元化的过程中,可能主要靠老用户“靠爱发电”来维护B站的核心壁垒。因此在加速破圈的过程中,哔哩哔哩将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做到破圈而不“破壁”,在新业务和老用户中找到平衡点。一位B站资深用户告诉《红周刊》记者,他早期使用B站主要浏览的是动漫、鬼畜及日本广播剧类的视频,那时候的B站还是一个二次元小众平台。近年来,B站的内容风格从二次元文化发展到三次元文化,再到现在基本变成一个全品类的视频网站,运营风格和用户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在B站关注了四五百个up主,除了之前因为版权纠纷导致部分up主流失以外,这些up主都在维持日常更新。不管B站因为多元化和商业化发生多大的改变,只要我关注的up主还在更新内容,我就会继续使用B站。”在很多B站老用户看来,圈层文化、优质互动已经成为维系B站与老用户之间感情的重要纽带。2017年,B站通过打造“UP主计划”开启了“去二次元化”战略,内容运营的多元化为B站吸引了大量的新增流量,这在B站去年的业绩报告中有明显的体现。财报显示,哔哩哔哩2019Q4的MAU达到1.3亿,同比增长40%。2019年,B站又开始在多元业务上发力,签约直播网红冯提莫并开拓了电竞直播等业务之后,直播业务收入同比剧增,甚至有超越游戏成为B站第一大业务的趋势。哔哩哔哩2019Q4直播收入5.7亿,同比增长183%,环比增长26%,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28.7%,已经是除游戏外的第二大业务;而游戏业务的收入为8.7亿,同比增速只有22%,环比下滑7个百分点,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约为43%。虽然直播业务的收入占比日渐起色,但对于B站来说,该业务很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在带来大量流量的同时,也会在不同层面伤害着公司本身、股东利益、中小UP主和忠诚用户们。周密认为,直播业务战略的发展对B站而言存在三重潜在风险。从财务角度来看,直播业务将显著增大成本压力,有可能拖累刚有起色的盈利水平,导致股价重回低迷时期;从UP主们和核心用户圈层的角度来看,大直播战略容易影响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和体验,有黏性下降的风险;从商业模式角度来看,直播领域不是一个好的构建竞争壁垒的延展选择,对公司定位也有负面影响。“B站在加速破圈,也在加速商业化,但外界也有多只‘豺狼虎豹’在窥视B站的优质UP主和用户。只是成长必然会迎来阵痛,内容多元化后用户群体日益复杂,相互之间的价值观冲突有加剧之势,暴戾的弹幕逐渐增多,UP主之间互相攻击的现象也在增长,加速商业化自然也会影响用户体验,再加上破圈引起的竞争对手恐慌性攻击,B站的用户黏性是受到了一些损害的,这需要管理层更加谨慎明智的对待,尽量在破圈、商业化和维护用户黏性之间寻找平衡点。”周密进一步分析道。

2020年05月11日 11:47